您好,歡迎光臨天津擊水律師事務所
 今天是:   最新公告:

欄目導航

聯系方式

地  址:天津市河北區昆緯路88
     號新聞大廈1層
郵  編:300241
電  話: (022)26448299
      (022)26417092
傳  真:(022)26453133
南開分所:天津市南開區南門外大
     街律師大廈14層
電  話: (022)27310333
      (022)27310155
傳  真:(022)27318806
網  址:www.jqjasrc.cn
電子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咨詢熱線

江西黎川作協副主席被指“抄襲”回應稱只是引用

更新時間:2013-12-16   編輯:Admin  瀏覽次數:0

新聞摘自  2013-01-09  大江網
  核心提示
  身為黎川縣作協副主席的官炳炎,主編出版了介紹當地文化的三本書。近日,他被曝涉嫌抄襲其他作者已發表以及未發表的文章。
  官炳炎承認“部分引用”了一位作者的500字發刊詞,對于其他作品與一些已發表的文章內容形式高度相似,官炳炎認為“歷史題材誰都可以寫,全部抄下來才叫抄襲”。
  應約寫稿成了主編的文章?
  2012年12月26日,黎川。
  涂繼文找出一本《黎川老街》翻開,指著一篇題為《老街依偎一江水》(作者:官炳炎)的文章說,“這篇文章里面有近500字的內容是抄襲我的。”
  76歲的涂繼文是黎川縣人大退休干部,而被他指責抄襲文章的官炳炎,今年57歲,是黎川縣教育局退休干部。
  他們退休后都將余熱發揮在文學創作方面,后者目前還是黎川縣作協副主席,并在近年主編《黎河》雜志和《黎川老街》以及《千古滄桑話黎川》兩本書,介紹黎川本土文化。
  涂繼文和官炳炎在黎川當地文壇各有名望。
  涂繼文告訴新法制報記者:“他(官炳炎)是主編,2009年辦《黎河》雜志,當時要我寫一個發刊詞。我寫了1000來字,(官炳炎)說太長了,要我修改。我修改了好幾次,按照他們的要求就成稿500字。”
  涂繼文拿出這份500字發刊詞給記者看,是一份手寫稿,文末落款“涂繼文,2009年7月15日晨”。
  “交給了吳主席(縣文聯主席吳潤發)。”涂繼文介紹,吳潤發負責《黎河》的審稿。
  不久,《黎河》順利出刊,但并沒有刊登這篇涂繼文的文章,更沒有被作為發刊詞。
  “但是第二期登出來了,我的500字內容他全部抄上去了,一個字沒少,只是前面后面加了很多內容。”
  記者看到,官炳炎的《老街依偎一江水》一文中,確實有一段文字和涂繼文自稱是他寫的“發刊詞”內容相似。
  公開發表的文章被改頭換面出現?
  當地《文史大觀》雜志2012年第三期有一篇文章,叫《發生在紅色蘇區的革命故事新豐橋上賣字畫》,署名作者是官炳炎。
  但這篇稿子,在黃少清看來,和自己2008年后發表在《黎川老街》一書第409頁的《袁國平新豐橋上賣字畫》一文,無論是內容、表述形式,還是語法等方面,都高度相似。
  黃少清是黎川一中的語文老師。
  2012年12月26日,黃少清表示:“《袁國平新豐橋上賣字畫》這篇文章應該是獨一無二的。”
  新法制報記者把黃少清的《袁國平新豐橋上賣字畫》一文和官炳炎的《發生在紅色蘇區的革命故事新豐橋上賣字畫》一文擺放在一起對照。
  在對袁國平黎川賣字畫的場景描述中,黃少清寫道:“民國20年(1931年)元宵剛過。熱鬧的新豐橋上車水馬龍。有商人的吆喝聲,有酒肆醉客的猜拳聲……”
  官炳炎的描述為:“1931年元宵剛過,黎川老街仍然熱鬧非凡,新豐橋上車水馬龍,嘈雜喧鬧,橋頭酒肆猜拳行令,橋上貨攤吆賣應買……”
  類似之處還有不少,黃少清稱:“他寫的方式方法也有變化,不可能百分之百抄。”
  文章筆誤也一模一樣?
  黃少清還向記者介紹,2008年11月28日他在《撫州日報》公開發表了《黎川老街探幽》一文,后來在撫州當地的《撫河》雜志上,有篇《老街小史》的文章(作者:官炳炎),也與自己的稿子非常相似。“這篇文章中的街名有個筆誤,我后來看了他(官炳炎)的文章,發現連筆誤也一模一樣。”
  黃少清與涂繼文的遭遇,不同之處在于前者的文章早已公開發表;但也有相同之處,即兩者都是先被《黎川老街》編輯部約稿,而官炳炎是編輯部的主要負責人。
  而在此次抄襲風波的當事人涂繼文看來,“他(官炳炎)利用手中的工作便利,稿子都匯集到他那里,他想怎么抄就怎么抄”。
  承認“部分引用”他人文章
  在新法制報記者獲得的一份關于官炳炎涉嫌抄襲的舉報信里,詳細列舉了七篇文章的“抄襲行為”,涉及4位黎川當地作者,其中包括以上所述的三篇。但記者在當地調查采訪時,無法查詢到另外被指涉嫌抄襲的官炳炎的文章原文,難以一一對照內容的相似度。
  2012年12月26日,官炳炎接受新法制報記者采訪時稱:“涂繼文到處去告狀,但要有事實依據,不能亂說。”
  “涂繼文有很多稿子,當時我就發現他的稿子有很多地方有問題,比如一首古人七律詩,不應該有八個字,他就出現八個字。我打電話給他叫他核查一下。三天后,我問他核對了沒有,他就在電話里說我刁難他。”
  關于涂繼文500字發刊詞被抄襲一事,官炳炎解釋:“2009年5月份開辦《黎河》時,我是主編,要寫篇卷首語,第一期開辦,我就寫了篇卷首語。涂繼文說他寫了,但我們沒交代涂繼文寫。”
  不過,官炳炎又表示:“部分引用可能有,這個我承認。”
  官炳炎稱:“中國文字就是這么多,有些我用了這幾句,你也運用了這幾句,這很正常,我要三分之一的內容是抄的,這個(才)叫抄襲。”
  官炳炎認為:“同是一個歷史人物,歷史資料是共享的,縣志上有,不存在哪個抄哪個的。內容相同,但寫法不一樣。歷史資料性的東西誰都可以引用。”
  2012年12月26日,黎川縣作協主席鄭文勝接受新法制報記者采訪時表示:“官炳炎的文筆其實是很不錯的,很多文章都寫得很好,他不可能會去抄襲他人的文章。”
  黎川文聯作為當地作協的主管部門,主席吳潤發同日接受新法制報記者采訪時,他從辦公室抽屜里拿出一疊舉報信:“這些都是涂繼文的舉報,說人家的文章寫得不好。”
  關于涂繼文500字的發刊詞,吳潤發稱:“發刊詞我確實收到過,我轉給了編輯部(官炳炎)。當時是我委托他(涂繼文)寫的(發刊詞),但是覺得不能用。人家引用了一點,也就這么大的事。”
  涂繼文受訪時稱:“希望相關部門能夠介入調查并作出處理。”

?
重庆时时开奖视频app